JAPAN FIRST-向日葵

Japan-First 亚洲主义亲日论坛
 
首页欢迎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登录

分享 | 
 

 东京博士:日本的战后赔偿和对日德比较的质疑

向下 
作者留言
向日葵
Admin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467
注册日期 : 07-05-10

战国群雄
身份: 将軍
经验值:
280/300  (280/300)
健康值:
280/300  (280/300)

帖子主题: 东京博士:日本的战后赔偿和对日德比较的质疑   周五 五月 11, 2007 1:05 pm

关于日本战后的赔偿问题,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查过有关资料的。日本没有对中国赔偿的原因主要是中国方面的国内诸事情造成的。除了中国以外,其他亚洲国家,甚至欧洲国家都获得了日本的赔偿。另外二战后,德国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柏林墙推倒之前,整个德国对世界的贡献有目共睹,基本上不值得一提。统一后的德国对世界的经济贡献也远远不如日本,这也是个事实,并不能因为中国人本身的原因放弃了要求日本赔偿而抹煞事实,仇恨日本是中国人的感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上的贡献问题,是1就是1,是2就是2。远的不说,中国发生自然灾害,就看最近的SARS问题,哪个国家对中国的无偿援助最大?不仅仅是中国,世界上只要发生灾难,都有日本人冲锋陷阵,很多日本人已经在下意识中为了改变以前的形象在用实际行动帮助世界的弱者,如此坚持几十年,依然无法获得世界的承认也是咎由自取,但是日本大多数国民认为只要这样坚持100年,200年,世界总有一天会重新评价日本的,事实上在世界各地遇上亚洲人,人们对日本人表示的友好远远超过对待中国人,或许你会说日本人有钱,可是中国人相当有钱的人在国外也不少,不管他们的钱来自何处,但是中国的有钱人并不能获得别人对我们民族的尊重。

社会制度会改变一个民族的性格,比如日本人战争残留孤儿他们是日本血统,但是回到日本以后除了经济上获得政府补助,他们的思维习惯,几乎就与中国人完全一样,反之,中国社会一直没有民主,推行军国主义的话,中国人也会成为二战时期残忍的日本人。所以有些人的论点很难成立。文革是一场内乱,但是我认为只要条件具备,当国家把矛盾指向国外时,其性质与日本发动侵略别人的战争完全一样。二战发动时日本一般国民也是在狂热的爱国主教育下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人是社会人,不是一个个孤立的人,个人的行为,世界观来自教育,当然与其社会形态有着密切关系。日本1951年通过旧金山和平条约与英美澳等45个国家缔结了和平,联合国通过了所有国家放弃对日本的战争索赔的规定,另外日本还个别的与要求赔偿的18个国家缔结了条约。合计支付了6246亿日元的总额。按照现在的货币换算大约是3兆2千亿日元。相比而言,德国以东西分离的理由一直未实行国家赔偿,德国仅仅对纳粹所犯的被称为[人道上的罪孽]的特殊犯罪处理,即对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人种迫害屠杀进行了赔偿。众所周知,德国对犹太人的赔偿与战争的目的无关,受害者尽管也是德国籍,但因为是犹太人种而遭受迫害和屠杀,这种行为通过战争扩大了。因此日本不存在这样的对自己国籍不同人种的 [人道犯罪]。这是日德在国际社会认定犯罪上的相异之处。前面说了德国仅仅对特殊犯罪作了个人赔偿,至今为止未作国家赔偿,但是实际上也可以说德国对很多国家赔偿了。这是因为德国的在外资产被没收,从某种意义上说相当于赔偿。日本也有类似的情况。战争结束时日本人被没收的财产合计1110亿美元(换算成现在的货币为50兆日元)。这些大部分在中国大陆,可以认为是充当了一部分赔偿,在满洲的日本资产几乎 都被苏联没收运回了苏联,中国方面当然也认为是自己的东西。其次,日本与亚洲各国,中华民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家分别缔结了赔偿或接受对方放弃例如 1956年日本与菲律宾缔结的赔偿协定中规定了赔偿和贷款为2880亿日元并分为20年支付。相当于当年的政府预算9900亿日元的3成的规模。对所有赔偿国的赔偿结束是在支付开始23年后的 1977年。我始终没有搞懂中国人有什么资格可以把德国与日本比较,做出德国令中国人更值得尊敬的标准是什么?如果当年侵略中国的不是日本而是德国的话,不知道中国人又会作何评价。在德国人和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我不知道谁更歧视我们。至于德国与二战中的受害国之间的关系,单凭国内的媒体信息中国人似乎根本无权发言。对日放弃战争赔偿是中国自己的民族内部的政治争斗造成的最终行使 战胜国的唯一机会。

当时的日元换算为[相当于现在的多少],并不是一个静止的换算概念,因此当时的货币用现在的对美元的换算是没有意义的,我个人认为换算的根据是这样的,打个比方,现在日本的大学毕业生的初任月薪为20万,当时的大学毕业生的初任月薪不足1万,不仅收入,物价也是如此,当时的日本不仅有现在的这些货币币种,还有元以下的钱,厘的概念。正好比我小时候的人民币除了元以外还有角和分,过去的1元人民币算大钞票了,换算成现在的实际价值大约相当于10元都不止。如果30年前朋友借你100元人民币今天还给你1000元加利息估计你都不会愿意接受的。其次,关于战争结束后的战败国的海外资产冻结没收,当然是强制的,这也是接受投降的条件,投降后你可以走人,但是不得带走财产是胜者单方面规定的,不服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至于赔偿虽然形式上是双方同意下的签约,可是请仔细想一想,一个败战国有多少交涉的牌可以打?想想近代中国历史上签订的那么多的丧权辱国的条约,难道签约者都是愿意的吗?李鸿章真的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利益?因此无论是被没收冻结,还是冠冕堂皇的签约赔偿,终战后的结果一样,也谈不上谁的功劳,仅仅是在一种有形补偿上是否让战败国付出了代价的事实。

日本对世界的贡献大于德国是事实,光对外的ODA就是德国的3.6倍当然对中国造成的破坏也远远大于德国本人不赞成日本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这样只能完善英国---美国---日本在安理会的发言权以对抗中国---俄罗斯---法国联盟大陆收复台湾时多一个联合制裁中国的国家而已但是我认为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是大势所趋因为这个地球,不光是13亿中国人的地球,更是65亿世界人民的地球 就算东北亚,东南亚15亿人全反对日本 ,剩下的50亿人呢*** 穷国接受了日本几十年来巨大数目的ODA,不投赞成票以后还有钱拿吗*** 富国和日本有巨大的经济贸易往来,日本对其经济制裁和贸易制裁是很容易的事情加上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拥有美国8000多亿多亿,欧洲国家5500 多亿美圆的债券 , 那个欧美国家敢没事情干了反日玩***随便抛出点债券都要伤其经济的几根肋骨。债券只是战略武器,富得流油的日本人不要回那8000多亿和5500多亿也不会饿死那些钱的主要作用是增加日本在国际外交上的砝码比如这次加入常任,肯定要起作用的 日本的去年对外贸易总额,只占到其GDP总量的11.4% 也就是说日本GDP的近九成来自国内,一成来自对外贸易中国去年贸易总额是8000多亿美圆,GDP是14000亿美圆,也就是说占到了GDP的将近 60%,和日本相比中国才是真正危险的外向型经济使日本经济毁灭的只有全面封锁的只有全面断绝其原料和能源来源目前能做到的只有美国,然而目前日本政治界,象自民党的多数党魁都将目前的日本比做"日美命运共同体" ; 同时美国政界也将日本看做是他们国家的ATM自动取款机和高品质产品的生产工厂,政治和军事上不可能和美国作对,所以日美关系将常时间,甚至在这个世纪以内都远远好与中美关系和中日关系. 至于欧洲,那是个没有活力的地方引领21世纪世界经济的,仍然是美国,日本,中国,印度,和亚太其他国家很多人把日本和德国经常作战后反省的比较,得出结论是德国反省比日本彻底,可是据我了解的与大家差不多的国内媒体信息,中国对战后德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报道几乎都是一种信息,而对日本则由于民族感情的和教育的需要,对众多的日本方面的动向更注重于强调中国受害,不忘仇恨式的报道方式,日本有右翼不承认战争的侵略性质,否定一些历史事件,在日本国内各派意见辩论得纷纷扬扬,日本各届政治首脑在公开场合也对中国作了21次正式道歉,在形式上你无法说明日本不如德国,至于说是否诚心诚意,我个人认为日本也不够诚心,也不可能对中国诚心,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那就是在日本眼里中国并不是一个战胜国,真正的战胜国是美国,在战后美国的政治庇护下,虽然目前冷战结束,但是在日美的政治眼镜中,中国仍然是政治意识上的敌国,试问,你除了要求日本人个人在人道上对中国人个人反省,有什么理由有什么实力让一个把你打的8年都抬不起头,最终在与别人的战斗中被打败,你只不过是个拖油瓶[战胜国],拿什么要求别人以国家的形式诚心向你道歉?国家机器发动的战争你能说清哪个是正义的哪个是非正义的?事实上日本人个人对中国人个人的诚心道歉远比国家之间的形式来的真切,这一点日本与德国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讨论问题,义愤填膺地骂人在这里对交换各自的观点意见无济于事,更何况我只是说说自己的一些理解和观点,并不认为自己的意见都是真理,各自掌握的信息和思维有不同之处,仅供参考。就有些人的感情论而言,日本赔偿多少都无法抵消其罪行,那么就不是赔偿的问题了,只有我们冲过去让日本也打8年的抗华战争,杀他1000万人口才算扯平吗?如果这个方案切实可行,那么我们在这里愤怒声讨骂别人有意义吗?骂别人畜牲还不如自己也做畜牲算了。但是不要忘记1000万被杀的中国人并不能因为我们也去杀他1000万会复活,更何况你现在发动杀他们1000万的计划既不可能,还会遭到比他们杀你1000万人时更大的谴责。说到底还是中国是真正的败战国的屈辱感在作怪,既然没有这种心胸那何必放弃赔偿,可怜的是中国人自己当时并没有权利反对放弃赔偿,自己干傻事 这也能平添火气发泄与别人吗?

有网民说[日本对靖国神社的参拜更是说明问题,即使按照日本“活人不计较死人”的文化来理解,不计较和尊敬纪念不应该是一回事吧?在德国,希特勒是臭名昭著的代名词] “活人不计较死人”的文化在日本确实存在,也不是因为那场战争才发明的,我想稍微对日本历史和文化作些研究立刻会知道这个风俗习惯并不是日本人为了抵赖侵略而近代编造出来的,在日中国人从日本社会的一些日常事件中也可以看出这种习惯在民间的根深蒂固,比如公司失职的管理人员的引咎自杀也好,借了高利贷公司的钱无法偿还自杀也罢,日本的文化习惯这一点与中国文化相差甚远,日本人认为人死了无论有多少罪孽都偿还,一笔勾销地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去了,因此另一个世界里没有善人恶人的,本人认为这也是日本人很容易采取自杀这种行为来实现[我负责]这句最终形式的守约。而中国的文化习惯不仅有鞭尸的历史,更有大家熟悉的[遗臭万年],甚至连带责任的[操杀满门],很多历史事件和武打小说之类的文艺作品中世世代代怨怨相报,没完没了地实现[愚公移山]的报仇计划在日本文化中同样也变得不可理解,我觉得首先应该承认同样是东方文化的中国和日本就有着如此大相径庭的差异。其次那这些与完全不同的欧洲食肉类的决斗文化的德国与我们亚洲的食草类文化的民族相比我觉得很不妥当,同时我并不否认作为国家机器中的一些政客利用自己国家的文化从事符合自己政治利益的行为,事实上这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两个国家之间各自用自己的文化标准争论战争问题意义不大,也解决不了问题,这里我们不妨多观察美国的做法,美国在战后有过什么类似的纠缠不清的文化冲突吗?按理说美国文化与日本是完全不同的,但是美国从来不在这些问题上啰嗦,珍珠港被偷袭的美国海军难道能够咽得下那口气?虽然扔回了日本2个大蘑菇,但是按照中国人的民族文化情节,我认为战争虽然结束了,美国人如果是中国人的脾气,也不会如此干脆地忘记,至少也会每年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可是美国没有这么做,而是更讲究实务,中国的实务在哪里?除了死撑面子,高喊口号,就是节节吃亏,战争中吃亏,战后的今天仍然在吃大亏,而且在国际舞台上吃相也很难看,以至于最近的外交被倒过来要求中国修改历史教科书,看看最近换任的中国驻日大使武大伟,3 年前的8月1日上任时警告日本政府小泉不要再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但是小泉提前2天8月13日参拜了,于是武大使对日本发出了抗议,今天下任前发生了亚洲杯事件,日本外相川口召见武大使,武大使对日本政府表示了道歉,从上任的抗议到下任时的[道歉]说明了什么?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理解日本的道歉呢?让我们来看看一般刑事案件的处理。加害者和受害者以外有一个裁判者,因此让加害者对受害者道歉是当事人以外的第三者判定的,试想,如果不存在这样的裁判者,受害者如何让加害者对他进行道歉?受害者只有把加害者打败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如果受害者A没有打败对方的能力,加害者是被另一个受害者B打败的话,你认为加害者会对受害者A真心道歉吗?国家之间不存在什么道义,逻辑,只要符合当时的国家利益干什么都行,这个地球上既不存在裁判,也不存在什么正义的战争。任何对自己国家不利的条约签订都可以被强大的一方认为是合法的,也可以被弱小的一方认为是[不平等条约]。游戏规则从来就是强者制定的,落后就要挨打,落后的根源在自己身上找,而不是从别人那里。中国让日本真正道歉的方法只有2个,一个就是如你所说的,重新在战场上找回来,这个在目前几十年几乎不可能,另一个就是在整个国家体制,综合经济实力上完全超过日本(不必人均实力,总GDP超过即可)。因此说穿了,有些中国人把德国拿出来,本人认为这是官方压制日本的一张德国牌而已。因此国内比较多的使用这种手法进行宣传,实际上达到定向政治目的。因为压制日本是中国唯一可以发泄的手段,除此之外既不能发动战争重新打日本,又必须有个上台面的材料。德国究竟如何,最有发言权的是犹太人和波兰国民,中国人凭国内那些支离破碎的管制信息,如何知道他们对德国的民族感情?更何况对德国的感情与对纳粹是完全两码事,这一点大多数中国人其实并没有搞明白,也很难搞明白。正如犹太人,波兰人,甚至美国人都根本无法理解中国人受日本伤害的民族感情。我从来不认为天皇或任何日本人的下跪可以饶恕他们的罪行。根据我个人在日本对日本人的下跪的文化习惯的理解,我个人完全不服!

美国有一个著名的节目,很多美籍的波兰人老人,2战时被强迫抓到德国BMW工厂为战争从事无偿劳动,但至今没有获的BMW的赔偿,节目主持人和波兰老人一起到美国BMW公司想商议解决,但是德国人不但傲慢,连管理人都不出面,拒绝商议。那位主持人对德国人十分气愤,离开时无奈把在 BMW公司前的一辆BMW车的玻璃砸碎。。。日德的道歉比较,不过是中国官方压制日本的一张德国牌而已。国人的信息来源较少,不由用对德国人产生好感的培养来满自己的主观愿望。最后对日本二战时代对中国造成的伤害规模是不是历史上最大的,我没有考证过。回答似乎应该是肯定的。但是日本侵华之前的众多欧洲国家(包括德国)对中国的损害在反日一边倒的宣传教育中不断被淡化也不是一种客观的历史教育姿态,当然在政治上不能树敌太多这个道理谁都懂,当年为了抗战***还联合自己的敌人一起对外过呢。因此最近的中国仅仅是在抓日本这个主要矛盾,国内的问题就自然成为了[次要]矛盾了,反日已经成为流行,有众多过去未决的老问题,有最近中国的不断自由透明的进步,当然还有很多盲目和误解的文化成分纠缠在一起都被作为政治批判的材料,不知道如果真的如飞刀所说的如果天皇真的就地一跪,中国人现在的发泄潮流失去了日本这个活靶子会涌向何方?可笑的是昨天还看到有人在网上把珠海事件和西北大事件作为仇恨日本的材料,至于身份证事件和京沪铁道提速中标,完全是中国人自己的问题,估计令看得懂中文的日本人笑破鼻涕。 因此就战争赔偿而言,简单地说不外乎道德标准和利益标准。我的观点是——

1。根据道义标准,首先中国的道义标准如果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我觉得很可笑,因为现在的世界上并没有统一的衡量国家机器的道义标准,对个人是另外一回事。因此中国用道义标准来决定日本是否通过常任理事国比较搞笑,至少在国际舞台上比较令大多数成员国贻笑大方,当然中国仅仅是表明自己的一国态度未尝不可,只是没有什么意义,我是外交官的话,不会做哪些没有实际意义的 冠冕堂皇的发言。

2。根据第2个标准,即国家利益标准,这正是我感兴趣的标准,在这个标准下,我们应该注重的是日本如果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后对我们中国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而不是日本过去干了多少坏事,今后一定还会干,所以不能通过它。对于它通过之后究竟是利弊哪个大,超过了本人目前具备的知识范围,我不是政客,也不是外交专家,仅仅是想通过与大家讨论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的问题,重新客观地认识一下日本对中国的将来发展的各种利弊因素。目前为止我个人认为日本除了一些自由言论下的民族主义,文化误解,国家之间的意识形态的斗争以外,战后的日本无论是对中国和还是对国际社会,贡献是大于破坏的,今后应该也是这个大趋势。
返回页首 向下
 
东京博士:日本的战后赔偿和对日德比较的质疑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JAPAN FIRST-向日葵 :: 大和舰队-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