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FIRST-向日葵

Japan-First 亚洲主义亲日论坛
 
首页欢迎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登录

分享 | 
 

 驳斥犹太人对支那感恩的超级谎言

向下 
作者留言
yamatodamashii



帖子数 : 1525
注册日期 : 11-02-15

帖子主题: 驳斥犹太人对支那感恩的超级谎言    周二 二月 15, 2011 3:54 am

驳斥犹太人对支那感恩的超级谎言
【按:本文是支那狗所寫,但反應了一定史實。本人對一些內容進行了修潤,可能有未被完全修潤之處】


今天我转发这个帖子,除了驳斥《以》文的荒谬之外,还历史一个真相,也想说明:网络上的信息真假难辨,需要各位有智慧的眼睛和头脑。用事实说话才是正确。


这个臭名昭著的谎贴最近又死灰复燃了。我特别看了看下面的跟贴,结果令人失望:面对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纷拥而至的信息轰炸,现在的年轻人,多数已经不会用自己的脑袋思考问题了。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贴,跟贴中很多人竟信以为真。很多人看了《以》后,对以色列的态度急转,有人对以色列充满内疚,有人对以色列感激涕零,有人则庄严宣布:犹太是个伟大民族。


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贴子,汇聚了如此多的谎言。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贴子,误导了如此多善良的支那青年。去年底印尼大海啸,支那政府捐款5亿人民币,各大论坛都有争论支那该不该捐这么多,很多人都感慨的提到:当年唐山地震以色列给我们捐款一亿美金。


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竟然让那么多的人深信不疑,一个瞎话联篇,漏洞百出的贴子,至今还在很多论坛被转贴。谎言必须揭穿,打假刻不容缓。


2001年12月18日,以色列正式宣布中止和支那签订的预警机合同。支那立刻召开记者招待会,新闻发言人章启月,铁青着脸出现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用记者们从未见过激烈言词,严厉谴责以色列的背信弃义,并声称以色列此举将严重影响到两国关系发展。预警机事件成为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


在民间,以色列公然毁约的行为同样激起了每一个支那人的愤怒。在以年轻人为主的互联网上,对以色列的声讨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不少极端的网友,甚至呼吁支那政府采取行动,给以色列点颜色瞧瞧。亲身经历过的人,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吗?那种被美国和以色列联手戏弄了的羞耻和忿怒。以色列“预警机不包含美国技术,美国无权干涉”的保证还回荡在耳畔,毁约的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


中以建交10年来,随着双方交往的不断增多,以及支那政府的“韬光养晦”政策,支那从政府到人民,都已经开始用一种公正平和的态度对待巴以冲突,不再有人把以色列叫作“美帝走狗”,说到犹太人的时候,更多是用“聪明勇敢”来形容。但预警机事件的发生,使得支那人猛然惊醒。支那人对以色列的友好度降到了冰点,每个支那人都对以色列怒目相视。


不久,就在2002年的某一天,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一篇名为《绝大多数支那人不知道的秘密》的帖子出现在支那的网络上。不清楚原作者是谁,也很难查证最早出现在那个网站。因为转眼之间,各大论坛都出现了这个帖子,并且被疯狂转贴。铺天盖地来势汹汹,有的论坛一个页面上竟然转贴了好几个,一副饱和轰炸的架势。在以后一段时间里,这个帖子继续频繁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各种论坛上。


奇迹出现了。随着《以》文在网络上的广泛传播,原本对以色列愤怒不已的网友们,愤怒的火焰悄然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以色列的内疚和感激之情。尽管预警机事件给支那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善良的网友们不但不再责怪以色列,反而开始帮着以色列找各种理由来解释,同时一大批“哈以”族出现了。如此戏剧性的结果,恐怕西区柯克都要甘拜下风。


谎言一:“1976年唐山大地震,以色列向我国捐赠一亿美元。”


这是最令人愤怒的一个谎言,《以》文的作者用20万死难同胞来编造谎言,不怕死后入拔舌地狱吗?


76年唐山地震,国际红十字会及很多国家相关组织都主动提出人道主义援助计划。但是,当时***还没有结束,在那个意识形态压倒一切的年代,支那政府拒绝了所有的援助。支那没有要任何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一分钱。当时中日建交不久,正处于关系最好的时期。日本曾计划捐赠百万美金,这个数字让全世界目瞪口呆。那时候的一百万美金有多值钱,现在的人恐怕很难理解。当然支那同样拒绝了。支那拒绝世界各国的援助,是当时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有条件的网友可以去查阅当时的报纸。


所谓以色列给支那捐款一亿美金,这个数字能让当时全世界人民集体休克100次。如此惊天动地的义举,全世界各大小媒体竟然无一报导,包括以色列自己的。骗子随口一句瞎话,竟然让数以万计的支那青年深信不疑,悲哀啊。我忍不住要骂一句:这种没根没据的话都信,猪头啊。


40岁以上的支那人,特别是唐山人,都应该还记得这件事。新唐山是在国家支持下,由勤奋坚强的唐山人,靠自己的努力劳动建设起来的,不是靠什么莫须有的以色列捐款。


下面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以色列从1973-2003年的经济发展概况,大家就明白了。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以色列虽然惨胜,但元气大伤。而阿拉伯人却转而以石油为武器,限制向西方国家的石油出口。这就是所谓的“石油战争”,世界经济陷入动荡。以色列的国民经济更是雪上加霜,从此陷入长达十余年的经济大萧条中。以色列的财政收入,加上美国每年给以色列数十亿美元的例行经济援助,都不够维持以色列的国家预算。美国又追加提供了几笔特别贷款。到八十年代初黎巴嫩战争(第五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的通货膨胀已经高达400%多。这场经济危机直到八十年代末才得到缓解。


90年代,以色列终于摆脱困境,迎来了经济高速发展的所谓的“黄金期”,经过十多年的发展,2003年,色列的国民生产总值为1100亿美元。


70年代中期,以色列的国民生产总值只有100多亿美元(西班牙1970年是390亿,全世界排第十位),真正能用的财政收入不到20亿,加上美援不超过50亿。其中一半以上要用来维持庞大的国防开支。财政预算年年赤字,以色列经济面临崩溃,完全依靠美国的援助维持。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哪里有能力捐出1亿美元?


谎言二:以色列对支那的秘密军事技术援助。


“冷战时期,西方搞了个“巴黎统筹”,相当多的敏感技术对我国是严禁出口的。那是一道铁幕,但有没有缝呢?且不论我军战机和潜艇、今天看来同以色列的是如何相似;就说一个防弹衣吧,八十年代,以色列率先发明纺织纤维防弹衣,而我国还停留在缀垫钢片阶段;很明显的一项军用技术,“巴黎统筹”盯得紧,而我国警方迫切需要,于是奇迹出现了,支那“自行”研制出了纺织纤维防弹衣!就是现在穿在我国160万武警身上的那种。”


巴黎统筹委员会简称“巴统”。因总部设在巴黎而得名。1949年11月正式成立,宗旨是执行对社会主义国家武器装备、尖端技术和战略产品的禁运政策。会员国有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联邦德国、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葡萄牙、加拿大、日本、西班牙、澳大利亚、希腊和土耳其17国。以色列不是巴统成员国。冷战结束后,该委员会的宗旨和目的也与现实国际形势不相适应,1994年4月1日宣布正式解散。


《以》文说“且不论我军战机和潜艇、今天看来同以色列的是如何相似”,我偏要论一下我军战机和潜艇。大家都知道,支那从飞机军舰坦克大炮,到56式步枪机枪。都是通过购买、仿制苏联产品而发展起来的。怎么看都是苏联的影子,和以色列一点都不相似。这是基本常识。


只有歼10,很多西方媒体都认为,是90年代初支那和以色列秘密合作,在以色列“狮”式战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中以双方都不承认,不过大家都明白,就是真有这个秘密合作,中以双方也同样不会承认。当然这些西方媒体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真的有这个秘密合作。


至于文中特别提到的纺织纤维防弹衣,最流行的“凯夫拉”(芳纶)是美国杜邦六十年代发明的,最好的“持沃纶”是荷兰人九十年代发明的。“八十年代以色列率先发明纺织纤维防弹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凯夫拉”防弹衣是警务用品,国际市场公开出售的,90年北京亚运会支那买过一批,与国产“护神”防弹衣比较测试后,最终选用了“护神”防弹。


支那早期研制的“护神”防弹衣用了防弹钢片没什么奇怪的,军用防弹衣多是硬质材料加强的,常见的是用防弹陶瓷和防弹钢板做成插板。“护神”是系列产品,后来又相继开发出一系列非金属防弹背心和相应的防弹插板。其中就有采用芳纶及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材料制成的软体防弹衣,需要时插入防弹板就可变成硬体防弹衣。


以色列当然也有自己的防弹衣,那么,以色列的防弹技术如何呢?请看下面这则2002年的报道:


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埃利泽7月3日再次震怒。这次震怒不是针对防不胜防的自杀性爆炸者,而是针对以色列士兵广泛配备的一种高科技防弹衣——驻守加沙附近的以色列士兵在无意中发现,这种防弹衣根本不防弹。



最近,驻守加沙附近的以色列国防军的一个伞兵预备役不知处于何种目的进行了一个“好玩儿”的试验,士兵们从30米外用一把以巴地区常见的 M-16步枪向一件士兵们常用的防弹衣射击,结果发现子弹轻易地穿过防弹衣,防弹衣一前一后两面都被打穿了两个窟窿。这一结果令军营里这些20岁左右的小伙子们都猛吸一口冷气。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国防军士兵在打给以色列电台的电话中说,几年以来所有士兵都相信这个硬梆梆的家伙能够保护他们,所以无论严寒还是酷暑他们都穿着它,忍受着那种套上这么一个笨家伙的种种不便和不舒服。可是,现在大家忽然发现这个家伙根本不可信,士兵们所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这位士兵说:“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极度失望,人们已经开始把这种防弹衣叫做‘透弹衣’了。”


在震怒之余,本·埃利泽下令成立专门的小组调查这一事件,并对这一号称“科技含量高”且价格不菲的防弹衣的防弹效果进行全面测试。


实际上,以色列不但没有向支那提供什么防弹衣技术,因为以色列自己的防弹衣技术根本不行,相反,据2005年4月19日中央电视报道说:目前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能够从材料研发到制造一条龙生产防弹衣,它们分别是荷兰,美国和支那,支那防弹衣公司最大的客户是以色列和伊拉克新政府,以色列从2002年至今已经定购经定购了2万防弹衣和1万顶头盔。


支那防弹衣公司最大的客户是以色列和伊拉克新政府,大家看清楚了。


“j10”、“狮”、鸭式布局:别看到鸭式布局就说是以色布局战机的是瑞典,瑞典的SaabAJ-37“雷”攻击机,1952年开始论证,61 年立项研制,71年正式服役。七十年代末开始,瑞典、以色列、英、法、德纷纷研制三代战斗机,都选择鸭式三角翼布局。美国和俄罗斯也研制过技术验证机。瑞典的jas39“鹰狮”、法国的“阵风”、欧洲联合战机“台风”,现在都已研制成功正式服役。


以色列的“狮”式战机,是1979年,由美国提供主要技术和部分资金,美以合作开始研制的,研制费用约5.8亿美元。在发展过程中,以色列军方不断提高对飞机的要求,决心使“狮”式发展成了一种性能优秀的战斗机,但是以色列对高新技术的成本估计不足,导致研制费用不断上涨,到1987年已经达到20 亿美元。以色列和美国的分歧越来越大,美国既不能忍受投入越来越多资金技术后,一旦研制失败的巨大损失,更不能忍受在美国提供大量技术和资金下,研制成功一种和自己的f16争夺军机外销市场的对手。最后在美国的压力下,以色列内阁终于在1987年8月30日宣布停止“狮”式战斗机的研制计划。


一些西方媒体认为,J10是90年代初支那和以色列秘密合作,在以色列“狮”式战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犹太人花了大笔的银子,“狮”式却半道下马。所以西方媒体怀疑:以色列很可能把“狮”的有关资料,出售给支那挽回自己的损失。


说美国是以色列最大的恩人,没有人反对吧。没有美国对以色列的扶持和帮助,以色列恐怕早就亡国了,美国对以色列的恩情可以说是“比天高,比海深”。如果以色列真的向支那出售了“狮”的资料,前面说过,“狮”计划的关键技术和核心部件都是美国提供的,犹太人就太忘恩负义,不是个东西了。背叛拯救了以色列国的最大恩人美国,来报答“二战期间收留5万犹太人”的支那,合逻辑吗?


其实不光是J10,只要支那有了什么先进一点东西,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支那从哪里得到这个技术?他们根本不相信支那自己也能研制出先进的东西。还记得1999年美国的“考克斯”报告吧?报告里说:支那的核武器还有运载火箭技术,都是偷窃美国的。


以色列的电子、机械、医疗和农业技术相对比较先进。但航空技术远不如支那。以色列的“幼狮”战机,是以色列间谍机构偷了法国“幻影”的全套设计资料后仿制的。夭折的“狮”战机,是美国提供的核心部件和技术支持。而支那通过几十年对苏式飞机的仿制和改造,积累了一整套完整的航空技术,虽然可能不怎么先进,但支那是美国、俄罗斯、欧洲之外,唯一能够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独立设计制造现代战机的国家。飞机研制所必需的大型风洞试验设备,耗资巨大,不是以色列之类的小国能养的起的。


至于以色列是不是真的向支那出售过“狮”的有关资料,我和大家一样,只是个普通百姓,不知道。


谎言三:“二战期间5万犹太人流亡上海,所以对支那感激不尽。”


关于二战期间犹太人流亡上海的详细情况,篮牙网友有一篇很好的专题文章,介绍的非常详尽,大家一定要看看。这部分我只简单说说。


(1):“日寇巴结希特勒,也曾策划灭绝在沪犹太人。有两条犹太人居住最密集的弄堂,一度被鬼子前后出口焊上铁栅门,禁止出入达一年之久!被困在弄堂里的二千余人,最后大部分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是居住在周围的上海市民,路见不平,接二连三地采用“空投”、就是将面饼等食物掷过房顶去的原始方法帮了他们一把。”


你信吗?二千余人一年的时间,至少要消耗七、八百吨的食物。上海要多少人每天坚持去扔烧饼油条?上海人个个都是活雷锋?战争期间,上海人自己都过的很艰苦,还能捎带着养活毫不相干的犹太人?大家都知道,伊斯兰教徒只吃“清真”食品。其实犹太教徒在饮食上也有很多禁忌的。犹太人的食品要遵守“KOSHER”标准,中文一般译作“可食”。上海人的大饼油条,犹太人是不会


篮牙网友的贴子里也提到这一事件:1942年6月,纳粹德国盖世太保驻日本首席代表约瑟夫-梅寻格上校专程来到上海,要求日本占领当局仿照纳粹作为 “最后解决”上海犹太人,而日本当局却拒绝纳粹要求,只在虹口地区搞了个“无国籍难民区”,将无国籍的犹太难民约1.4万人迁入其中。虽然难民区的状况十分艰难,但并不可与纳粹当局在欧洲所建的集中营相提并论,日本当局对犹太难民并未施加残害,难民区内宗教、文化活动均可开展,并由于上海犹太社区和海外犹太社团的大力支援等因素,并未出现大的灾难。


是日本人和犹太社团救了这些犹太人,不是什么上海市民空投的大饼油条。日本之所以在二战中对犹太人特别好,是因为在日俄战争时候,犹太富商希甫为日本筹集2000万美元贷款,成为获得天皇授勋的第一位外国人,日本军方一直对犹太人有好感,同时想利用犹太人的商业头脑,筹措战争资源和资金。


(2):“支那人在以色列大街上说自己是支那人,会有犹太人请你吃饭”

支那在以色列有很多劳工,经常受到以色列军警欺负。有个支那记者为了维护支那劳工的权益办了一份中文刊物,最后被以色列当局驱逐,此事2003年各大网站都有报道。支那人如果在以色列大街上说自己是支那人,马上会有警察来检查你,因为在以色列的支那人,很多都是非法劳工。没有合法证件的话,会立刻请你吃饭,是监狱里的“牢饭”。


(3):“在以色列,有一个纪念碑:支那人,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恩!”


是不是有这个碑,我不知道。就当这是事实,不过以色列并不是只有这一个纪念碑,《读者》杂志曾经介绍过,类似的大大小小的纪念标志在以色列有成百上千。有国家建的,也有民间自己建的小碑牌。绝不是象《以》文故意误导的以色列仅有我们支那的一处,大家没必要感动的一塌糊涂。


以色列有个“兹瓦特迪克”基金会,专门对二战期间所有冒险救助过犹太人的外国人,颁发“国际义人”奖。并且把他的名字刻在碑上纪念。截止到2000 年,以色列共向世界各国10000多人颁授“义人”奖,其中只有一名支那人,是当年旅居乌克兰救助犹太儿童的潘均顺。2001年,支那学者发现:中华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给数千犹太难民发放签证,使他们逃离纳粹占领区。于是向“兹瓦特迪克”基金会举荐。但基金会认为何凤山是外交官有豁免权,不是“冒险”救人(日本驻立陶宛领事杉原千亩,用签发签证的方式帮助1100多犹太人逃到上海,被犹太人誉为“日本辛德勒”)。直到中方人员又搜集了更多证明何凤山是冒了风险的资料,交到基金会,基金会核查都是事实后,才被授予“国际义人”。


根据这些核实过的资料,有犹太学者认为何凤山很可能是二战时解救犹太人最多的国际义人。奇怪的是,半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个被何凤山救过的犹太人主动向“兹瓦特迪克”基金会反映他救人的事迹。所有资料都是中方学者搜集整理的。以色列人这样是报恩?还是忘恩?


上面说的那个感谢支那人的碑,很可能就是指潘均顺或者何凤山的纪念碑。全世界有上万人被授予“国际义人”称号,被树碑纪念。支那只占万分之二而已。真相往往并不讨人喜欢,大家似乎更愿意陶醉在美丽感人的谎言中。很多人明明有疑问,却宁愿相信这篇漏洞百出,但让人陶醉的谎贴,无非是某种自淫心态在作怪。
返回页首 向下
 
驳斥犹太人对支那感恩的超级谎言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JAPAN FIRST-向日葵 :: 粪青教育基地 :: 扫粪肥田-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