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FIRST-向日葵

Japan-First 亚洲主义亲日论坛
 
首页欢迎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登录

分享 | 
 

 南京事件的死穴

向下 
作者留言
yamatodamashii



帖子数 : 1525
注册日期 : 11-02-15

帖子主题: 南京事件的死穴   周五 六月 10, 2011 10:15 am

南京事件的死穴

学生遇难人数统计与旅游开发

谈到了南京事件的死亡人数

所以说说吧

——————————————————————————————

有人提出,被杀人数30万人的姓名,现在已经不可能进行统计了。------请注意:这句话刚好可证明此数据确实有问题:既然你说不可能统计出来姓名,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是30万的?好的,你说是根据相关回忆文字统计的约数,那么请去找那些文字来看看就明白了,回忆文字有些都是靠不住的,比如南京一慈善机构,叫崇善堂的,回忆自己平均每人要掩埋2600人,每天要掩埋260人,也就是每小时掩埋10多人,每5分钟掩埋一个人,还得是24小时不间断。

南京大屠杀人数30万是中国提出来的,按“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中国既然提出这一数字,则中国必须证明这一数字。很遗憾,提出这个数字一张嘴就可以了,证明这个数字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我想,南京大屠杀之所以未被大规模纪念,原因有二,其一,他和我党没有关系,其二,这个数字非常尴尬,规模越大,越容易招致疑问。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墙上的姓名最早只有3000(现在也就1万多人——姑且不论其中滥竽充数的东西),和30万的数字相差太远了。我一直觉得,就算要增添死难者姓名,也不会难到死了30万只能找到3000姓名的程度。果然,这则报道证实了我的猜想:

引用

http://www.chinanews.com.cn/other/news/2006/09-03/783899.shtml

http://news.beelink.com.cn/20040727/1639250.shtml


本次江宁地区侵华日军暴行调查由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十一名硕士研究生负责进行,从七月一日正式开始,历时近两个月。是战后以来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内容最详实的调查。
............
结果查明有确切姓名的死亡人数一千三百四十三人,比以前新增五百零五人;不知名死者六千零一十八人,比以前新增七百三十五人。总死亡人数是七千三百六十一人。另外,有确切姓名的伤者二百八十九人,不知名伤者一百零六人。烧毁房屋一万六千四百六十一点五间。对妇女性侵犯暴行中,有确切姓名的女性受害人四百五十五人,不知名者七百三十五人。被抓劳工,有确切姓名者二百二十八人,不知名者四千零九人。失踪人员,有确切姓名者九十六人,不知名者二十二人。

----------------------------

天哪~~~~11个大学生,2个月时间(这样子就堪称“是战后以来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内容最详实的调查。”-----见鬼,可见以前调查规模小到什么程度!),就能为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墙上的死难者姓名增加1/6,并查明受过侵害的女性受害人姓名455人。那么我们的政府机构,还有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自己,还有那些研究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机构研究人员(说白了就是靠研究南京大屠杀混饭吃的人们),你们这么多年来究竟干了些什么?哪怕你们能够每年为死难者姓名增添1/10,也代表我们在慢慢接近30万的人数证据。但那3000死者的姓名多少年来就那样的30万的总数相互对视者,好象我们中国人遇难者也有代表一样。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每次都义愤填膺地说:30万人绝对不容质疑!我请问,你凭什么让世界相信你的“不容质疑”?你只有拿出证据才可以让世界不容置疑。而历届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在义愤填膺地喊过“30万人绝对不容质疑!”的口号后,有没有行动起来去找那30万人的姓名呢?我表示怀疑。


长期以来,我们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忆,大都只停留在一个缺乏感情的数字上———30万人!但是,我们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甚至忘记了他们也曾经和我们一样,也是有血有肉、有故事的生命。


这个300000是怎么来的?记得有文字说,当年曾有日本人和中国政府联系,希望求证这个数字,但是中方回答说,这是我们已经确定了的,没有什么好谈。

我觉得,这无意中制造了一个有污点的关键性数据,如果不能把这数字坐实,则可能污染其他证据。

我以为,我们现在的南京大屠杀的许多史学家都没搞清一个问题,就是寻找南京大屠杀的新的受害人(人证物证)并不是关键。我们有证据证明日本在南京有过屠杀。但是日本抓住了我们关于人数的“嫌疑性污点证据”,并要求我们举证。我们的问题是能不能举出来证据?如果举不出来证据,那么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在数字上有假。

南京大屠杀的人数现在是在打官司,那么就必须按照打官司的规则来。总不能说“日本杀了我们至少20万人,所以日本就杀了有30万人”“日本是个凶残的民族,所以日本会将南京当时的人都杀光”吧?

什么是证据?只有把人数/姓名一个一个的统计出来,把加在一起的人数和名册作为证物呈交给法庭。才能让日本哑口无言。我觉得真实的数据最重要。


同样,日本也遭受过广岛和长崎的核爆炸,可以比较一下:

南京:难以找到当年屠城遗址。
广岛:被原子弹轰炸的残骸都保存完好;

南京:所谓屠杀死难人数36万人以上,纪念馆"哭墙"上目前只有1万多死者的名字(其中很多都是战死的军人,并不是被屠杀者);
广岛:2001年8月6日,公布原子弹受害者221893人,精确到个位(有姓名)。

网址http://www.pcf.city.hiroshima.jp/top_e.html

http://www.hiro-tsuitokinenkan.go.jp/index.php

南京:大屠杀纪念大会从1985年才开始,1997年才有了拉响防空警报和车船汽笛的做法,除了悼念大会会场,鲜见肃立默哀场面。
广岛:每年8月6日,举行悼念大会,8月15日,钟声汽笛鸣响,工厂、学校、机关停止一切工作,全城哀悼;

南京:参加纪念大会人数2000左右,最多不到1万人,占人口的1/2800或1/500;
广岛:参加纪念大会的有5万多人,占全市人口的1/21。

两相比较我们看得出来,我们对于苦难太容易马虎从事了。轻轻的一句话就把死难者人数确定了,结果备受国际质疑,现在我们如何处理?


与上述日本广岛公布的原子弹受害者精确到个位并有姓名的情况相对照的是,美国没有提出任何否认,哪怕人数上的置疑。同样的情况还有犹太人的遇难。你如果点击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的网址,就会发现另一个民族的大屠杀记忆———6200万份各类和大屠杀有关的文件、档案,近27万张照片,以及数千份录像带等影音资料,可供人们查询。早在1941年,在波兰维尔那(Vilna)集中营里,一位名叫大卫·博格的犹太人,在他生前的最后一封信里写道:“我希望有人记得,一个名叫大卫·博格的人,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他的这个卑微的愿望,至少在300万犹太人身上实现了。2004年11月22日,“犹太大屠杀遇难者姓名中央数据库”建成。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借助这个数据库查询到300万左右死于纳粹屠杀的遇难者姓名和出生地、职业、配偶、遇难地点,甚至还可以查询到遇难者讲述的“名字背后的故事”。这项庞大的搜集、整理、核实工作,早在50多年前就开始了,目前仍在继续。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提出的目标是“直到每个遇难者都有名字”———那些死去的人,不仅仅作为一个冰冷的统计数字被记住,更要作为有自己名字、有自己面孔、有自己尊严的人,而被牢牢记住。相对于犹太人,支那人造假的拙劣太明显了


由yamatodamashii于周四 六月 16, 2011 11:14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返回页首 向下
yamatodamashii



帖子数 : 1525
注册日期 : 11-02-15

帖子主题: 回复: 南京事件的死穴   周五 六月 10, 2011 3:14 pm

支那狗加上捏造的姓名一共只能找出1万多个(还包括战死的狗军将士),和犹太人能详细罗列出300万人的姓名、出生地、职业、配偶、遇难地点差距太远了

这就是禽兽和人类的差距。
返回页首 向下
yamatodamashii



帖子数 : 1525
注册日期 : 11-02-15

帖子主题: 回复: 南京事件的死穴   周五 六月 10, 2011 4:11 pm

南京事件能拿出姓名(不论真假)的死者


12月13日将是南京事件七十周年。这个争议纷纭的事件已经过去七十年了。这是日本和中国进行深入冷静历史对话的好时机。

  在1937年12月13日,皇军占领中国当时的首都南京,许多中国公民成为那次占领的受害者。在南京沦陷纪念日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将完成为期两年的大规模扩建工程,重新开放。同时,还会有纪念事件七十周年的仪式。



  目前,在事件发生七十年后,南京事件不在双边政治议程上。然而,中国公众当中仍有根深蒂固的反日情绪。到中国网站上浏览,就可以发现全中国的年轻人都在表达反日言论。

  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就加强反日爱国教育。中国现有许多纪念抗日战争的纪念馆,包括南京的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展厅和展览的规模一再扩大。

  同时,中国政府重申它认为爱国教育是为了年轻人的爱国意识,因此没有反日教育。如果这是真话,那么中国就要重新思考许多事情了。

  在全国的抗战纪念馆,展出强调皇军残忍行为的图片和其他材料。日本学者对事件的反复检验揭示这些展品中包括不少虚构的图片,是当时执政的***为抗战运动所需而制作的。

  国会议员6月发起要求中国撤下那些不公平的图片的协会,并已经开始行动。日本政府也应该敦促中国重新审查这些展览,因为它们可能招致误解。

  关于南京事件的受害者人数,中国政府没有纠正它的官方数字三十万。事实上,根据记录和证词,当日军消灭隐藏在市中的残余中国兵时,显然有很多平民遭到杀害,遭遇暴力。然而,有意见认为受害者的人数是四万,当中只有一小部分是违反国际法的谋杀。

  最近,一些中国学者表示在受害者人数上的学术争论应该深入。这样的灵活姿态已经开始显现。

  南京事件是中日双边联合历史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在明年编撰的最终报告中,日本和中国必须联合进行实证的研究。


————————————————————


    举证问题--
  
  中方认为南京事件受虐者人数达到30万,这个数字最早出现实际是在1947年的远东国际法庭,当时中国控方指出南京陷落后,日军在南京屠杀了30多万平民与放下武器的战俘。而这控方数字实际上与1937年12月南京陷落后,国民政府为了坚定后方军民抗战的决心,大肆宣传日军暴行有关。中国方面那时自然在受害者数字方面是根本不会严谨的,有1说10的宣传描述居多。随后各种各样的南京大屠杀数字与消息随着从南京逃回的军队增多而大量泛滥,尤其是徐州会战之前,一些南京沦陷后未能及时撤出而潜伏敌后的国军部队零散人员的返回,更是带来了惊人的数字,这些人在南京期间每个人的所见不同,所听也不同,因此对大虐杀并无全盘了解。而且这样的主要靠推测得到的数字,在当时一片揭露日军凶残的大气氛下必然很大,根本不可能精确,都是很大的。
  
  根据当时返回国军写的见闻去统计的话,把这些人在南京不同区域不同日期的推测数据一加起来,居然有50多万,这就是战时中国对内对外的宣传数字,因此战后不报个30万出去那是不行的。于是在远东法庭上,中国控方张口就是30万。但这远东法庭是按西方法律程序审判,中国说日军在南京杀了30万,那就需要证据,比如目击证据证词,或户籍资料方面的证明等等。于是控方发言人听法官说需要提供证据后,就站在做证台上,做结论陈述,非控方的举证。国际法庭难以采纳。
  
  之后不出10日中方拿出证据出来,火速带到日本东京,举证控诉日军在南京屠杀30万和平军民。中方的证据,有收尸埋尸记录,有被屠杀幸存者,有目击证人,符合西方法律程序。于是,审判得以继续进行。中方1个证据是证人鲁甦的证词:南京陷落后的12月13日,日军将捕获的57418名国军战俘绑到了下关草鞋峡进行屠杀,用几百机枪扫了2个多小时,尸体被日军拖入长江销毁。其它证人,X月X日X时X分,日军将50000人绑到了燕子矶用机枪消灭了,尸体被扔入长江。X月X日X时X分,日军将30000人绑到了鱼雷营用机枪消灭了,尸体被扔入长江。X月X日X时X分,日军将9000人绑到了中山埠头用机枪消灭了,尸体被扔入长江。X月X日X时X分,日军将3000人绑到了煤炭港用机枪消灭了,尸体被扔入长江..............合计多达190000以上。接着埋尸记录也来了,各慈善机构的记录里总计零星掩埋的150000具尸体,其中崇善堂写了本埋尸记录,记录崇善堂30多小工在25天时间里埋了110000具尸体,平均每天掩埋4490具尸体。这样190000+150000=340000,南京30万的数字就出来了。
  
  可以看到30万这数字本身根本没有任何靠的住的根据,鲁甦提供的草鞋峡屠杀57418人的数字,连个位都数出来,不可思议,同时,这么多俘虏除了鲁甦以外没有人见过,同样不可思议。还有一个叫崇善堂的慈善机构才几十个人25天埋了110000具尸体,更是难以做到,更别说记录还是根据回忆现做的,属于后期资料。而当时留在南京的西方记者根据自己的见闻,曾经对遇难人数做过估算,少至1-2万人,多则4万人。也无个准数,而且估算差距极大,但认为死难者超过30万也只是中国一家之言。1984年,日本拓殖大学讲师田中正明在《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一书中,一口气列举了中国和台湾、香港等地区15种书报、资料中30万人、42万人、20万人、几十万人、10万人、30~40万人等6种不同的数字,认为它们“如同恶性肿瘤般地不断出现,而且开始不受约束,随意变化”。
  
  中方对此也进行了调查,但难符其结论。2006年7月1日至8月19日,南京师范大学对大虐杀进行的调查,走遍了南京市城郊的江宁区270多个行政村进行“地毯式”调查,对南京大虐杀期间江宁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进行了全面的了解,通过对1038位健在的幸存者和目击者的访谈,他们调查出江宁地区有确切姓名的死亡人员1343名,不知名死者6018人,总死亡人数7361人。此次调查的指导老师、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虐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说,“由于农村人口流动性很低,这个调查数字和真实死亡数据之间相差不会太大”。此次调查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是找到了1343名遇难者的名字。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有一面“哭墙”,上面刻了3000多个遇难者的名字。张连红说,根据现有的档案,“大约能找到5000-6000个遇难者的名字”。1937年12月4日起,支那派遣华中方面军第九、十一、十三、十六师团循沪宁铁路、公路和长江围攻南京。江宁区(当时是江宁县)是南京市13个区县中面积最大的,从东、南、西三面把南京城区包围起来,是日军进攻南京的必经之地。
  
  这个调查数据表明,江宁区才这点受害者的话,那南京平民受害不大可能超过20000,至于国军战俘被杀20多万30万则无可能,国军守南京总共就120000人,南京失守后陆续归队50000多,还有很多没有归队的是逃散为民了,不全是死了,所以连同作战阵亡在内南京国军最多就是死50000左右,根本就拼凑不出300000这个庞大数字。


由yamatodamashii于周六 六月 11, 2011 4:41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杉山光

avatar

帖子数 : 927
注册日期 : 10-06-18

战国群雄
身份:
经验值:
300/300  (300/300)
健康值:
300/300  (300/300)

帖子主题: 回复: 南京事件的死穴   周五 六月 10, 2011 8:11 pm

小蛮子们的狗军,自己打起来了吧,哈哈哈哈哈 Cool
返回页首 向下
yamatodamashii



帖子数 : 1525
注册日期 : 11-02-15

帖子主题: 回复: 南京事件的死穴   周六 六月 11, 2011 4:40 am

支那人炮制的1万个姓名(只有姓名,未能核实真假)的死亡数字和犹太人能拿出300万遇害者的详细资料,相差太远。

这就是区别和差距。

怪不得支那狗那么崇尚纳粹。
返回页首 向下
 
南京事件的死穴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JAPAN FIRST-向日葵 :: 粪青教育基地 :: 扫粪肥田-
转跳到: